锦瑟

目前高一美术生~不折不扣杂食派w

您刚入坑的小可爱开始搞事情✨✨✨✨

一个段子

黑白【小甜饼?/一发完/短的不可思议】
.     “鬼使黑。”一个温暖的仿佛连时间都凝固了的午后,鬼使白糯糯的向他的哥哥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,“你……在我活着的时候,你有没有在我面前哭过?”
         鬼使黑愣了愣,随即微微扬起了嘴角:“好像……有那么一次吧。”随即,皓齿轻起,像一个刚学会说话的小孩一样,一个字一个字认真的讲起了只属于他们的故事……
      【两兄弟打小就没了爹娘,是黑羽一点一点的把月白带大的。故事开始时,月白不过刚满百天,虽然家里穷的叮当响,但抓周,总归是要办的,于是小小的黑羽东拼西凑,好说歹说,凑齐了一整套抓周该有的东西。他把东西都搬过来到破旧的客厅,在正中间铺上了已经洗的发白的垫子,而垫子的外围,则放了一圈抓周的东西。布置完后,黑羽轻轻的把月白放到了软软垫子上,自己缩到了一盒胭脂盒的后面,看着月白自己慢慢挪。
     月白看了看四周,朝着那盒胭脂爬了过去。黑羽皱了皱眉,他可不想他的弟弟长成什么奇形怪状乱七八糟的玩意儿。可接下来,月白做了一件令他惊奇的事情。
     小小的月白一把推开了那盒胭脂,朝着黑羽慢慢爬了过来。月白伸出小小的手,向对于他来说很大的黑羽软软的扑过去,一把倒在了黑羽的怀里,拉着他的胳膊咯咯咯的笑了起来。
    “原来,我也是选项之一吗?”明明是笑着的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黑羽的泪水夺眶而出,啪嗒啪嗒的往地下掉。
       从此,我们的未来有了彼此,从此,我们成为了彼此的唯一。】
      “就……就这一次?”
      “嗯,就一次。”
        鬼使白的眼眸黯了黯,撅起了嘴。
      “不公平。你哭过,我看过,可只有你记得。我什么也想不起来。明明我是存在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鬼使黑愣了愣,轻笑了起来,他把那双早已没了温度的大手放在鬼使白的头上,使劲揉了揉,眼睛对上鬼使白亮晶晶的眸子。
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就好。你就是我的唯一。你在我这里一直一直都在,没有了你,我就失去了整个世界。你不记得,我讲给你听就是,总有一天都会记起来的,所以,未来,还请都交给我吧,我的世界。”
        地府,生性属阴,可鬼使白分明在鬼使黑的身上,闻到了阳光的味道。
        嗯,有他就够了。我还在想着些什么呢,未来,交给他就好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all by 锦瑟

【唐多】终将相遇 我也不知道是甜是虐

这里锦瑟(●v●)
唐多是完美的!ooc是我的!
不带查理玩系列
私设掉进密密尔泉之前墨仔拉着老唐的手
以上不介意
请进( ˃᷄˶˶̫˶˂᷅ )

     直到唐晓翼掉进去之前最后一刻,墨发少年也还拼命拉着他的手。那双冰凉又可靠的大手。可最终,他没有拉住,唐晓翼还是带着桀骜不驯的笑容义无反顾得跳了进去,去了他去不了的地方。

     靠着亚瑟强大的人脉与财力,他们最终是取出了唐晓翼的尸骨,托狼王的福,他一点也没受伤。看起来,很好,非常的,好。好到让人觉得他只是睡着了,不一会就会醒来的,继续毒舌,继续领导他们。
     可他没有。他还是走了,在那个星光满天的午夜。
     葬礼很隆重,所有人的到场了,甚至连唐晓翼自己也到了。emmmmmmm其实唐晓翼觉得这事挺魔幻的,身为一个无神论者,在生命结束后看见黑白鬼差其实……挺好玩的。
      葬礼是很传统的中式葬礼,唐晓翼看见自己的身体躺在上号的红木棺材里,很安详。不,那是什么表情呢?唐晓翼皱起眉思考着。
      直到他看见墨发少年的眼泪。
     【啊,原来还有心愿未了啊】唐晓翼这样想着。他伸出手,想要抹掉多多的泪,可他什么也碰不到。【别哭了啊,白痴多多】唐晓翼说【我碰不到你啊】
      最终,唐晓翼还是没能抹掉他的泪。
      为他流的泪。
      一般的鬼死后是会马上投胎的,可尘缘未了的不行,他们必须完成心愿才能投胎,比如唐晓翼。
      就这样,唐晓翼在阴间留了下来,闲着没事在地府当个鬼差帮阎王爷解决解决疑难事件啥的,顺便看看他一手带的冒险小队的成长。
      他们没有散。他们仍然好好的。
      虎鲨成为了拳击国家级选手,为DODO提供武力值。
      扶幽成为了技术科刑警,为DODO提供技术值。
      婷婷摇身一变,破天荒做了一名服装设计师,为DODO提供颜值。
      而墨多多呢,则成为了冒险协会的核心领导者之一,他褪去所有稚嫩,变得冷静,又执着。在查理不在的情况下,他也能带领DODO很好的完成任务。
      唐晓翼看着他们一步一步成长,慢慢变得独当一面,甚至成为数一数二的队伍,他以为自己的心愿已了,可是没有。直到他看见的墨发少年的笑靥如花。
     唐晓翼觉得自己早已停止跳动的心脏似乎“扑通”的跳了一下。
     一天晚上,唐晓翼走进了墨发少年的房间。他靠近了那个睡得安然的少年。他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,但他在慢慢靠近熟睡的人。
     “唐晓翼……不要走……我好想你……你不要死好不好……唐晓翼……”
      听到睡人的梦呓,他停住了脚步,原来墨发少年是那样想他。就和他想他一样。
      他笑了,笑的灿烂。
      他抚上了墨发少年的额前,轻轻落下一吻。
      他去下耳上耳环,塞入少年手中,他不知道他看不看得到,但他知道了一件事。
      次日,墨发少年睁开了他的眼睛,打开自己因睡熟而蜷缩的手指。
      一枚耳环静悄悄的躺在他的手心里,他一眼就认出那是唐晓翼在唐人街塞给他那只,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。
      【我亲爱的小鬼啊,请你慢点来,不要着急,我们终将相遇,我们终将幸福。你要等,我也要等。那枚耳环,权当是聘礼吧。】唐晓翼如是说到。

我回来了。#甜#ooc 唐多

这里锦瑟,可以叫我猫娘(*'へ'*)
文笔渣请各位大佬见谅💦💦💦
ooc ooc ooc

[正文]

【2018】
     唐晓翼从尤加特拉希消失后,墨多多一反常态,开始认真学习,甚至还为此带上了眼镜。
     细细碎碎的阳光撒进了墨多多家白色的窗台,也撒进了电脑桌前的少年柔软的头发里。时光的流逝让他变得更加成熟,以前短短粗粗的手指如今也变得修长,骨感,如同玉葱一般圆润。“爸,妈。高考成绩出来了。”少年缓缓转过头,朝着客厅的墨爸爸和墨妈妈喊了一声。少年的眼睛不在是可爱的圆形,而是变成了狭长的桃花眼,脸上的雀斑也不复存在,如果不是趴在他腿上的查理暴露了他的身份,还真的不敢让人相信这是当年的问题多多。
   
    “妈?爸?”

    “……奇怪,人呢?”墨多多挠了挠他暖棕色的头发,从电脑🖥🖥🖥🖥面前转身离开,噔噔噔的往楼下走。

     “妈??爸??”

      从楼梯上移开视线的那一瞬间,墨多多愣住了。

      沙发上坐着一个他朝思暮想的人。

      浅棕色的头发,浅棕色的眼睛,浅棕色的衣服。耳边依然带着桀骜不驯的耳钉,还是那副欠揍的表情。
     
     “哟,白痴多多。”

       ……和熟悉的语调。

     “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 终于听到了那句梦见了千遍万遍的话。
   
       墨多多没有说话。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但他知道,他应该冲上去,给唐晓翼一个拥抱。
  
       实际上他也确实那么做了。

      “欢迎回来,毒舌鬼。”他终是带着哭腔和泪说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   我回来了。嗯。你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all by 锦瑟

     

这里是即将开学的锦瑟子(*ฅ́˘ฅ̀*)♡
这个只是初稿部分一
画技不太好凑合看看先吧~
我会慢慢画完它(●'◡'●)ノ❤
此梗来自 @魏先生是喻太太
大家可以去她那里看文字~
总之我会加油哒!
(ps:画的很慢耐心等待❤比哈特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all by 锦瑟

久违的我回来发糖糖😚
只恨后面的颜色透了过来🙃
这两个小家伙太可爱了啦!!!
^q^

今日摸鱼✨
查九萌萌哒!

狗崽小段子#虐#慎入 略ooc

这里锦瑟( ´﹀` )可以叫我猫娘
懒懒懒﹏
所以要写东西一般都是小段子哦 求不打
文笔渣w
略ooc

正文

      最近,崽不太高兴。
    “大天狗大人为什么不见了”这个问题可是让崽儿头疼了好一段时间了呢。全寮皆知,大天狗和妖狐可是一对能闪瞎大蛇的cp,所以大家平日里都不敢靠近二神,以防被闪瞎。
      “虽然这样也没什么不好,平日里不敢来找我的鲤鱼精小姐,童女小小姐,三尾狐姐姐,雪女姐姐……都来找我玩了,可是为什么我还是不高兴呢?”狐崽一边和众式神说说笑笑,一边扇子下的嘴巴却暗暗的嘟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 狐崽的目光飘向了庭院里那棵巨大的樱花树下。没人知道那棵樱花树存在多久了,就连晴(fei)明(zhou)阿爸也不知道。但是大天狗是在这棵樱花树下和狐崽告白的。
         【一年前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妖狐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和我在一起吧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嗯!?真,真的嘛!!!!”【脸红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算你答应了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小,小,小生答应!不,不许反悔!拉勾勾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”【笑】

     那时的樱花树美极了,顷刻间散下无数樱花,把大天狗映刻的如同天神一般美好。
    “崽儿,崽儿?”晴明大人的轻唤打断了妖狐的思绪。
    “怎么了阿爸?找小生有事么?”
    “你带着他们去打打大蛇练练级,姑姑没时间带”晴明大人朝着身后新来的式神努努嘴,示意妖狐带着他们。
    “好的阿爸”说完,妖狐便牵着那些新来的式神去找大蛇,突然,他定住了。“阿爸,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”
    “你问”
    “大天狗大人去哪了”
    “他……他去帮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平定妖界战乱了。”晴明大人的的眼睛里闪现出晦暗不明的神色,随即又恢复正常。
     “好吧……”妖狐有些委屈,“那,他回来是请告诉他,我在樱花树下等他。”说罢,便理了理头发,转身就走。
      “哎……”晴明看着妖狐的背影,叹了口气,随即转身对身后的式神说“大天狗已经战死这件事,谁都不要对狐崽说,能瞒多久是多久!”
      “是,晴明大人。”
        【三个月前,大天狗战死,死于毒杀】
       是夜, 樱花树下,一缕蓝莹莹的幽魂显现,那样子,像极了大天狗。
       [崽,我回来了]
       [崽,对不起,不能陪你走完妖生了]
       [崽,我们来世还要在一起]
      “你不后悔么,就为了一句话而战死”幽魂旁多了一对黑白的身影。
      [不后悔,他侮辱我的崽,该死]
     随后,幽魂和黑白两个身影一起消失在了黑色的夜幕里。
     “我听到了哦,大天狗大人。”妖狐满脸泪痕的从樱花树后走了出来,“那不许反悔了哦那算你答应了哦!”
      “因为我知道,你从不食言,所以不用拉勾勾哦……”

写的草鸡乱请大家多多包涵啦(T_T)